首頁 >> 媒體廈大 >> 正文
廈門日報:廈大台灣校友周詠棠留給母校最後一件大禮: 生前曾捐800多萬元 昨再捐2200多萬
發布時間:2022年11月19日 來源:廈門日報

廈大舉行1948屆校友周詠棠先生新加坡信托基金捐贈儀式。(本報記者 林銘鴻 攝)

在周詠棠去世一年後,昨日,廈大舉行1948屆校友周詠棠新加坡信托基金捐贈儀式——總計312萬美元(合人民幣2200多萬元)全數捐給廈大。

這是這位廈大台灣校友留給他母校最後一件大禮。從1991年開始,周詠棠在廈大設立資助困難學生的助學金,捐贈醫療設備等。

廈大表示,一定會用好這筆善款。據介紹,周詠棠此次捐款也將彙入周詠棠助學基金,資助家境困難學生。

不僅是最後一件大禮 也是最大一件

昨天,廈大舉行1948屆校友周詠棠先生新加坡信托基金捐贈儀式,它借助網絡技術橫跨廈大、台灣和新加坡。

周詠棠1948年畢業於廈大機電係後,赴台灣發展。周詠棠同班同學、廈大校友徐其禮昨天在新加坡家中說,他這位老同學投資有方,回報豐碩,但“一生省吃儉用”。不過,徐其禮說,到了支持廈大時,“他毫不手軟,全力以赴。”

2021年11月18日,周詠棠在台灣辭世。不為外人所知的是,他生前為母校準備一份大禮——委托徐其禮將其新加坡信托基金全部捐給廈大。

徐其禮說,“詠棠實現了‘人在天堂,錢在廈大’的夙願”,這個夙願出自周詠棠2011年在廈大90周年校慶上的演講,當時引起轟動。

這不僅是周詠棠給廈大最後一件大禮,也是最大一件。他生前連續多年捐款800多萬給母校,加上此次2200多萬元,總計向廈大捐贈3000多萬元。

廈大教育發展基金會的一位老師回憶道,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隨著年齡增大,周詠棠加快了向廈大捐贈的步伐。2019年,廈大98周年校慶時,擔心自己可能等不到2021年的廈大百年校慶,周詠棠提前為廈大捐出200萬元,後來還追加了100萬元。

在台灣見證捐贈儀式 他的女兒在視頻中落淚

昨天,周詠棠的女兒周文蕙見證自己父親的信托基金捐給了他的母校。視頻連線中,她一直在努力控製自己,緊抿嘴唇,不讓自己哭出來,但還是失敗了。

父親生前,周文蕙一次次陪伴他到廈大,完成一筆筆捐贈,她說,她理解父親的決定——周詠棠告訴女兒,廈大對學生品德和知識的培養讓他一生受用無窮。

周詠棠入讀廈大時,廈大為躲避戰火,內遷到長汀辦學,他生前接受本報采訪時說,即使是這樣,廈大沒有降低辦學標準。老師們教育他:“知識沒有中心,要多學”。讀機電係的他因此選修了會計、管理、經濟等,日後他赴台,成為一位優秀管理者。

周文蕙說,父親是去年8月突發腦中風,她為病房中的父親帶去了當年的畢業證書,還有一份錄音磁帶,裏麵有廈大的校歌。

她說:生命最後的時光裏,父親每天都在病床上,一遍又一遍地聽著來自母校的聲音。

她哽咽地說:“我的父親不是1948屆功課最好的學生,也不是事業做得最大、最有錢的校友,但他對母校的感恩是獨特的。”

【故事】

周詠棠(資料圖)

學校一盤免費黃豆

他記了一輩子

周文蕙認為,父親對學校的感恩來自當年大學給他的溫暖。周詠棠不止一次回憶說:當時每位廈大學生早餐會免費得到一盤煮得很爛的黃豆,午餐則免費供應一盤蔬菜,飯也不要錢,這樣,沒錢的學生也有飯吃了;沒有電燈,薩本棟校長便將自己個人的汽車引擎拆下,帶動發電機發電,使得校內能用電燈。

“學校在嚴格要求的同時,無微不至地關懷著每位學生,處處為他們考慮。這令我們做學生的非常感動。”周詠棠曾經說。

周文蕙說,父親把大學的溫暖和善意記了一輩子,他也希望通過自己付出,能夠分享給更多的人。她說,這也是父親一直盡力幫助母校年輕學子的原因。

(記者 佘崢 通訊員 謝晨馨)


【責任編輯:宣傳部外宣】
最新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