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媒體廈大 >> 正文
瞭望:Z世代大學生靈活就業求新
發布時間:2022年05月07日 來源:瞭望

畢業於沈陽農業大學的“90 後”姚豔梅在直播平台銷售家鄉農產品(2021 年 1 月17 日攝) 攝影 / 本刊

◇2020~2021年全國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率超過16%。多位受訪畢業生認為,靈活就業基本滿足他們階段性的需求

◇畢業生應主動研究靈活就業的勞動關係、行業標準與社會保障,在選擇靈活就業時簽訂適合職業特點且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維權方式,處理好靈活就業和長遠職業規劃的關係

“金三銀四”的求職季,音樂專業大四學生陳思哲並沒有四處投遞簡曆。她剛剛在音樂平台發布了一首原創歌曲,接著又將參與籌劃在B站上開設一檔關於幕後音樂製作人的訪談節目。拿到學校就業登記表後,她隨即勾選了“靈活就業”選項。

越來越多大學生的身影出現在非傳統就業領域。不論是成為新媒體平台的“弄潮兒”,還是外賣騎手、快遞員,不論主動還是被動,他們不拘一格邁進了靈活就業的大門。

根據全國高等學校學生信息谘詢與就業指導中心數據統計,2020~2021年全國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率超過16%。今年,高校畢業生首度突破千萬人數,Z世代大學生的靈活就業出現了哪些新動向?

求新、逐夢或是過渡性選擇?

今年的春招接近尾聲,高校畢業生們幾家歡喜幾家愁。

即將畢業的某高校行政管理專業本科生範陳煒投了十幾份簡曆。他發現,專升本的學曆常遭到一些企業的挑剔。有同學建議他,不如一起組建個直播帶貨團隊。

範陳煒糾結了一番:若以應屆生的身份通過校招進入企業,可以獲得相對穩定的崗位和薪資待遇;如果向平台經濟進軍,可能收入沒有保障,也可能獲得更大的紅利。他最終遵循內心的想法,走上直播帶貨之路。

範陳煒的靈活就業不是從零開始。他的團隊共4人,有擅長視頻拍攝和製作的,有擅長營銷的,而他從2015年開始接觸B站並嚐試做博主,加上實習積累的廠家資源,很快,他們拿到了第一筆直播帶貨訂單。

Z世代的大學生們成長於互聯網時代,一出生就與網絡信息時代無縫對接,渴望成為互聯網經濟的弄潮兒。新媒體平台提供的靈活就業渠道,為畢業生逐夢辟出一條新路。陳思哲說,她從小夢想當歌詞作家,“選擇靈活就業並非是疫情所迫,而是出於個人興趣,更好地追逐藝術夢想。”

“最理想的狀態是將音樂製作的新媒體表達當做副業,同時擁有一份相對穩定的教師職業保障收入”。所以,陳思哲同時在積極備考教師編製。

中國靈活就業從業人員規模在2021年達到2億左右,其中大學畢業生的比例在逐年增加。

前不久,一名985高校畢業生送外賣三年掙40萬元買房買車的消息登上熱搜,高學曆和低門檻的工作反差引發熱議。其實,不少“00後”學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當騎手。有的利用假期成為兼職騎手,為自己掙學費;也有的是因為一時找不到滿意的工作,退而求其次。

大學生選擇靈活就業的原因很多,不少人僅將其作為一種過渡性選擇。今年考研失敗的普通一本應屆生陳銘打算“二戰”,但為了獨立承擔考研期間的開銷,他臨時找了一份傳媒公司的新媒體營銷策劃崗,不用坐班的工作機製使他有足夠時間備考。

根據兼職貓平台數據,超八成求職者選擇靈活就業的首要原因是工作彈性和時間靈活,超六成求職者看重的是靈活就業崗位的薪酬福利和工作距離。多位受訪畢業生認為,靈活就業基本能滿足他們階段性的需求。

就業觀正在被重新定義

近年來,靈活就業的內涵外延不斷擴展。傳統定義中,它是指家政工、餐飲服務員等零工。如今,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網絡主播、知識付費服務等非全日製彈性工作新業態都囊括其中。

記者調研發現,靈活就業折射出Z世代大學生的職業觀念更加多元。他們追求“為自我實現而工作”,看重工作的自由度和舒適度。

“00後”金融學應屆生陳麒宇就是其中一個代表。她成立了一個工作室,通過視覺營銷、IP打造、新品類孵化等創意策劃為快消品企業賦能。還未畢業,她的校園生活已經無縫銜接到工作狀態。

“每天照常早起運動,靈活安排工作時間,接洽客戶、搜羅互聯網新動向和製作策劃案,偶爾與團隊夥伴一起加班。”她說,“這種狀態可以支撐我樂此不疲地工作,發揮所學所能創造更高價值。”在她看來,靈活就業並非是技術性低的職業,相反,擁有較高的技能和對行業充分的了解,才能實現“知識變現”的靈活度。

靈活就業並不一定等於低收入、非正規。靈活就業,一度被視為正規就業和失業之間的“蓄水池”,如今正表現出更多的可能性。

一些學生團隊在短視頻製作平台嶄露頭角,受到廣泛關注,收入頗為可觀;有的大學生外賣騎手兼具經驗和學識,更快獲得晉升管理崗位的機會……這些靈活就業可能為他們的長遠職業發展奠定基礎,機遇與不穩定性並存。

一些院校緊跟時代步伐提前謀劃。福州陽光學院從2020年起麵向全校學生開設直播專班,指導有興趣從事新媒體直播行業的學生掌握相關技能,了解行業動向。

該校招生與就業工作處副處長葉潤真介紹,今年學校選擇靈活就業的畢業生比例比去年同期提升了。根據學生需求,就業指導的重心也偏向短視頻運營、編導創作、創新創業等方麵。此外,學校今年推行課程改革,要求畢業生人手製作一部微電影式新媒體簡曆,向用人單位推介自己。

靈活就業考驗學生的綜合能力。一些院校就業負責人告訴記者,藝術和傳媒類專業靈活就業的學生較多,而傳統文理工科選擇新式靈活就業的學生較少。對靈活就業的接受程度,一方麵受到家庭觀念和經濟條件等影響,另一方麵關乎工作質量和學生個人及家庭的預期匹配度。

為靈活就業係上“安全帶”

從2019年開始,“靈活就業”已連續四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且關注度不斷提升。國務院印發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健全靈活就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製度和勞動者權益保障製度,推進靈活就業人員參加住房公積金製度試點。

當前,國家對於靈活就業人群的保障製度有待逐步完善。

首先是降級繳交社保、五險一金門檻。目前靈活就業人員社保隻包括基本養老和醫療兩項,不包括工傷、失業和生育保險。大部分地區仍存在社保繳交的戶籍門檻,保障靈活就業勞動者權益的製度還在試點階段,尚未普及。

其次是存在行業風險。有畢業生反映,一些靈活就業的機構不願意簽三方協議,後續的保障存在不確定性。一名從事知識付費類靈活就業的大學生說,“在知識產權方麵,個人維權難以與平台公司抗衡。”

為進一步完善靈活就業社會保障政策,部分地區人社部門出台了針對靈活就業人員的補貼製度。如福州市人社局為靈活就業的離校2年內的高校畢業生,給予一定額度的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補貼;寧波市規定,從事靈活就業的困難人員和畢業2年內高校畢業生,可按規定享受相關社會保險補貼。

ob体育欧洲杯官网 學生就業創業指導中心副主任陳國淵建議,畢業生應主動研究靈活就業的勞動關係、行業標準與社會保障,在選擇靈活就業時簽訂適合職業特點且合理有效的合同,掌握合法維權方式,處理好靈活就業和長遠職業規劃的關係。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鄧倩倩)

【責任編輯:宣傳部外宣】
最新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