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焦點要聞 >> 正文
師者|唐崇惕:永不停歇的“科研候鳥”
發布時間:2022年05月13日 來源:生命科學學院

唐崇惕,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著名寄生動物學家,長期致力於與人類健康、經濟動植物和經濟貝類生產密切相關的重要寄生蟲病害研究工作,研究寄生蟲的發育規律、生活史、流行病學和防治措施,為人類的健康和農、牧、漁業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福建、內蒙古、青海、新疆……哪裏有寄生蟲病害,哪裏就有她的身影,好似“候鳥”一般在實驗室和病區永不疲倦地往返。

唐崇惕在內蒙古草原調查研究

科學研究的初心:為國人健康作貢獻

唐崇惕出生於一個中醫世家,家裏至今仍收藏著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中醫典籍。她的曾祖父留下家訓:“孩子要努力讀書,如果沒有才能,就沒有辦法站立在這競爭激烈的世界”,這句祖訓鑄就了唐家刻苦求學的精神。她的祖父懸壺濟世,在霍亂爆發的年代,因治療患者不幸被傳染而去世。祖父的離去絲毫沒有阻止他們治病救人的腳步,反而更加堅定了唐家對為國人的健康作貢獻的信念。唐崇惕的父親唐仲璋是我國著名生物學家,1980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唐崇惕大學選擇生物係,深入血吸蟲病、絲蟲病病區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和防治工作。大學畢業後又成為華東師大生物係著名動物學家張作人教授的助手。此後,再次回到父親身邊,成為他的助手和合作攻堅者。

1979年唐崇惕(中)在新疆伊犁察布查爾牧場給維吾爾族孩子們看當地傳播牛羊東畢血吸蟲病的媒介螺類

談起為什麼會選擇做寄生蟲方麵的研究,唐崇惕說:“除了家父的影響外,更多的是當時的中國的確籠罩在寄生蟲病的陰霾裏,我們做科研不為人類健康著想,那就失去意義了!”唐崇惕每談起做科研,口中都不離“為國人健康作奉獻”這句話,這也是她在崎嶇的科研道路上堅持不懈的最大動力。新中國成立前後,以血吸蟲病為代表的地方病猖獗一時,毛澤東曾作詩《送瘟神》來表現血吸蟲病的惡劣危害:“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流行病區往往衛生條件差,人們的生活條件貧苦,而橫亙在這些蟲害疾病前麵的,還有拮據的實驗條件和排查疑難問題的種種困難,麵對這些困難時,唐崇惕沒有被嚇倒,而是迎難而上。當時,唐崇惕經常下鄉,有時候,一方祠堂的戲台,擺上簡陋的顯微鏡,就成了她的“實驗室”。

科研學者的信條:曆經磨難,方得始終

六十載的荏苒光陰,唐崇惕發表學術論文100多篇,與其父唐仲璋教授合著100多萬字的《人畜線蟲學》及180多萬字的《中國吸蟲學》,並參與其他專家的《人體寄生蟲學》、《熱帶醫學》等著作的編輯工作。

在早期艱苦條件下,她不辭勞苦,帶著簡陋的顯微鏡、解剖器材,靠兩條腿踏遍寄生蟲病流行的窮鄉僻壤,一年中有半年都在四處奔波,由東海之濱、江南水鄉到關外的大興安嶺南北麓、內蒙古大草原,從青海高原到天山牧場和伊犁河畔,從山西黃土高原到山東黃河之濱都留下了她的身影,被門下的研究生稱為“科研候鳥”。每一次重大課題,都少不了成千上萬的標本采集和樣品解剖,早期研究螞蟻時,由於螞蟻難以人工飼養和感染,她幹脆自製專門養螞蟻的玻璃房。

唐崇惕在ob体育欧洲杯官网 實驗室(2001年)

隨著物質條件慢慢改善,唐崇惕依舊衣不求華、食不厭疏,她的實驗室裏還一直擺著父親留下來的舊書桌和櫥櫃。生活儉樸的她,卻毫不“節約”在科研上的心力。盡管在寄生蟲的整體生物學和生態學上已有很高的造詣,唐崇惕仍銳意進取,“創新”二字,是唐崇惕科研的準繩,她的科研思想緊跟著時代的推進和國家的號召。在唐崇惕的晚年時期,她仍致力於研究血吸蟲的生物控製,她發現,雖然胰髒吸蟲和雙腔吸蟲的中間宿主都是陸地螺,但在對成千上百的陸地螺的檢查中,沒有兩種寄生蟲同時存在的情況,這一現象被引用到了她對血吸蟲生物控製的研究中,最終成果發表在了美國寄生蟲學報。

歲月沉澱下來的成就和榮譽於她就如過往雲煙,唐崇惕非但不是“守舊”之人,反而不斷地做寄生蟲學研究領域的逐浪者,不斷探索學習高科技新方法用於寄生蟲學研究,並傳授給研究生和青年教師,引領著中國寄生蟲學發展成為世界前沿。更難能可貴的是,在發表論文時,她總是關注著發表的文章能否讓更多的科研工作者看懂、學通、實踐、救人,所以往往會根據不同病種發病的主要分布,而將論文投稿到相應的國家,而不是追求期刊的影響因子。

唐崇惕認為,人就是要吃得了苦,不怕失敗,隻有經過不懈努力獲得成功,才能真正享受到工作的樂趣和成功的喜悅。曆經磨難,方得始終,六十多年來,她的科研作風,始終如一。所謂鬆柏之誌,經霜猶茂。其境愈苦,其誌愈堅。

為人師表的理念:培養學生獨立精神

六十多年的歲月沉澱,變的是國家形勢、科研條件,不變的是她勵精圖治、不避艱險的科研作風。從跟隨父親進行野外調查,到培育寄生蟲學的新人,唐崇惕從她的父親那裏繼承來的科研精神和家國情懷,又一一傳承給一代代莘莘學子。從到ob体育欧洲杯官网 任教起,她一心撲在科研事業和教書育人上,率先垂範,培育出一批批勤勉刻苦的學生,為中國的寄生蟲學發展注入了許多新生力量。

唐崇惕培養研究生,從不將學生當作自己的科研“工具”,對於她來說,學生是後進也是同儕。考慮到寄生蟲學需要大量的實地考察,她的課題大多是找調研當地的畜牧所單位人員合作完成,而對於門下的學生,首要會問學生感興趣的領域,從學生的興趣出發,鼓勵學生獨立承擔課題,並經常親自帶學生到野外考察,鍛煉學生的實踐能力。這般不慕浮名虛利、以學生為重的育人精神,不僅是為堅守自己的科研準則,也是為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

她培養的一屆又一屆學生,畢業後奔赴各國,繼續為寄生蟲學研究貢獻自己的心力,正如那句話所說,“美好的戰役他已經曆,必經的路途他已跑盡,所信的道他已奉行”,她播下的火種永不熄滅。

院士世家的傳承:以國家需要為使命

父女同為院士,這在中國科學史上也是一段佳話,而唐崇惕也一直以父親為榜樣薪火相傳,勇攀科研的高峰、填補祖國的空白。在抗戰時期的動蕩歲月,縱使家徒四壁,一家人飽受疾苦,她的父親仍攻堅克難,潛心於血吸蟲病的研究,其為國家的需要、為使命的淩雲壯誌,這也深刻地影響了唐崇惕,父女二人勠力同心,走遍祖國大江南北,下鄉調研,治病救人,解決了一個又一個寄生蟲學上的疑難問題。

唐崇惕經常動情地講述父親兒時的成長經曆和艱苦創業,開創寄生蟲學研究的故事,也時刻銘記父親的殷切期盼和諄諄教誨,可見父親對其影響之深遠。當時絛蟲病在福州廣泛傳播,甚至食譜簡單的八個月大的孩子也能患病,這種絛蟲病的中間寄主讓她的研究團隊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就在那個時候,父親因被醫生誤診為結核病,無法再下鄉調研當地病患,她接過父親的接力棒,最終通過嚴密的走訪、調查、推導和論證,猜測絛蟲病的中間宿主正是無處不在的螞蟻。在和父親共同研究這一絛蟲病時,她經常是廢寢忘食,紮根在實驗室裏解剖和觀察,當在預想的傳播媒介裏發現寄生蟲時,更是拿著培養皿,興奮地小跑回家,報告父親,還在吃飯的父親一聽聞,就立馬放下筷子,二人又回到實驗室繼續研究。

唐仲璋與唐崇惕

父親言傳身教的不隻是寄生蟲學上的科研方法,更是高風亮節的科研作風。“人生歲月有限,你做一個學科,就要做最重要的,未解決的問題。”直到現在,唐崇惕還牢記著父親的人生格言,並窮極一生,奮力踐行。她不僅繼承了父親艱苦奮鬥的科研作風、祖祖輩輩除害滅病的奉獻精神,還時刻懷揣著一顆奉獻祖國的心,麵對西方國家先進的實驗條件和優越的生活環境,她不為所動,而是作出和父親一樣的選擇,堅持在ob体育欧洲杯官网 從事教學和科研。“科學是沒有國界的,但科學家是有國界的”,唐崇惕如是說。2020年,在慶祝第36個教師節之際,唐崇惕向ob体育欧洲杯官网 捐贈100萬元設立“唐仲璋生命科學育人基金”,以大愛傳承父親為國為民潛心科研的精神,助力欧宝娱乐网页在线登录 和學科發展。

“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正是有這樣為國為民的家風傳承,一個人影響一代人,一代人影響幾代人,國家才能在一代代國人的奉獻和奮鬥中強大。

【人物名片】

唐崇惕,女,寄生動物學家,199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曾任中國動物學會理事,國家教委第一屆科學技術委員會委員,中國寄生蟲學會副理事長,國家教委科技委生物學科組成員,現任《動物學報》《寄生蟲與醫學昆蟲學報》及《中國寄生蟲病與寄生蟲學雜誌》等刊物編委。自1978年至2003年獲各類科技獎13項,其中國家科學大會科學獎一項、國家自然科學獎三等獎二項、四等獎一項,部、省級一等獎兩項,部、省級二等獎五項,三等獎二項。1986年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1995年獲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1987年獲福建省五一獎章和省“三八”紅旗手稱號;1995年獲得全國教育係統勞動模範稱號;2001年獲全國師德先進個人稱號等。

(生命科學學院)



【責任編輯:謝晨馨】
最新圖文